来自 hg平台 2019-07-07 22:07 的文章

2005年145家“变压器”企业结盟 欲解“夹板之困”

    原材料价格疯涨不止,变压器产品却不敢轻言涨价。因为每一个企业都怕被挤出局,都想硬撑着,变压器行业陷入了“夹板困境”。近日,认识到再撑下去已不现实的145家企业结成了“价格同盟”,共同宣布变压器产品全面上调价格。但这种“同盟”又能撑多久呢?

    在中国市场,以“结盟”的方式应对行业困境并不是第一次,但对于中国的变压器行业来说,这确是至关重要的一次。如果“价格同盟”不能解决原材料上涨所带来的成本压力,尚不强壮的中国变压器企业就可能被成本这根绳“勒死”。

   继去年11月在沈阳召开了调整价格的“紧急会议”之后,3月26日至27日,中国电器工业协会变压器分会又召开“紧急会议”,145家大企业聚首贵阳,并最终形成了“价格同盟”,宣布从4月1日起,变压器产品价格再次全面上调,最高上调30%。同时,会议发表了《变压器行业致用户的第二封公开信》以说明涨价的理由,希望变压器用户能与企业共同分担原材料涨价造成的成本压力。

  原材料价格飚升

  近两年全国出现大面积“电荒”,这给很多企业的生产造成了影响,但对变压器企业来说,“电荒”却意味着巨大的利润空间。“电荒”不仅促使各地电力投资大幅增长,更直接刺激了电力设备的市场需求。专家预计,变压器企业将迎来高速增长的黄金时期,未来2-3年的利润增幅有望保持在20%以上。国内目前的变压器市场容量近700亿。

然而,让变压器行业人士始料未及的是,这块巨大的“蛋糕”还没来得及分享,就在原材料不断飚升中化成了泡影。变压器企业陷入了“夹板困境”:一方面已经与客户签定了订货合同,而大批产品尚未交货。另一方面原材料价格疯长不停,目前仅材料成本一项就已超过合同订价,绝大多数企业的合同难以执行。

  变压器制造行业的特点是,从签定合同到最终交货的周期比较长,一般在3-6个月,长的甚至要1年以上。特变电工(600089)等大型企业的部分合约甚至签到了2007年。而合同中的产品价格,都是根据当时的原材料价格测算出来的,没有料到原材料的价格涨势如此迅猛。

   资料显示,2004年以来,铜箔、电磁线、变压器油、绝缘材料等变压器原材料价格分别以100%、50%、20%和10%的比例大幅上涨。尤其是硅钢片,至2005年3月其价格己从1.4万/吨暴涨到4万元/吨。铜箔则从1.8万/吨暴涨到2.8万元/吨。如此疯狂的涨势,让许多变压器厂家苦不堪言。

  不仅如些,生产变压器的“冷扎取向硅钢片”正面临全球缺货的危机。 《中国经济周刊》日前从中国电器工业协会变压器分会了解到,变压器用“冷扎取向硅钢片”只有武钢一家生产,武钢年生产量只有15万吨,而我国变压器企业一年的需求量在60万吨,绝大部分依赖进口。随着美洲、欧洲等国家的电网改造,“冷扎取向硅钢片”需求量大增,加之日本市场减少了出口的比例,国内“冷扎取向硅钢片”的进口量一时间不增反降。“现在是有价无市,拿着钱也买不到货!”特变电工董事长张新焦急地说。

  价格同盟能扛多久

   价是有始以来最为凶猛的一次,人们更多关心的是“价格同盟”能坚持多久?变压器行业能摆脱“夹板之困”吗?

  行业统计显示,长期以来,中国变压器市场一直处于低价竞争的局面。1995年之前全国的变压器企业只有100多家,而到2003年底全行业已经发展到1000多家。竞争日趋白热化,企业竞相压价,中低档变压器生产能力严重过剩,许多企业多年依靠“打价格战”保住市场。去年以来原材料价格上升,使行业利润急剧下降,一些中小企业被迫暂时停产。

  “目前一些龙头企业已联名上书国家发改委,希望通过协调来解决原材料价格上涨给行业带来的困境,以保证国家重点项目如期完成。”变压器分会理事长、特变电工沈阳变压器集团常务副总经理王昌绪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表示。

  据《中国经济周刊》了解,武钢今年计划冷轧硅钢生产能力为17万吨,其中增加的2万吨为变压器企业急需的“冷扎取向硅钢片”。但这一增量相对市场需求来说只是杯水车薪,国内变压器企业依旧面临成本上涨压力。

  变压器分会副理事长、沈阳变压器研究所董事长于海年也认为:“变压器产品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的情况近期可能不会扭转。”

  “我们可以接受因原材料上涨而重新提高合同价。”内蒙古电厂一位人士对变压器行业的调价表示理解,“毕竟原材料的涨价是有目共睹的事实”。但并不是所有的变压器用户都愿意接受调价,一些用户的不满和抗议对变压器企业来说更是一种巨大的压力。

 


  “新一轮的行业整合已经开始了。”一位机械工业协会人士表示,一些依靠“价格战”取胜的企业将被淘汰。一些生产中低档产品的企业将难以支撑下去,可能会出现重组整合,甚至破产。企业将向高端产品倾斜,特变电工、天威保变,西安西变等几家国内大企业,通过技术引进和广泛吸纳高科技人才等手段,将拉开在高端产品研发生产的竞争战事。“价格同盟”也只是变压器行业应对此次原材料涨价危机的权宜之计。

 


  外资较劲儿

 


  在国内变压器企业面临生死鏖战的时刻, ABB、阿尔斯通、西门子、东芝等大型跨国集团,凭借先进的技术、雄厚的资金和品牌优势,也加快了抢占中国变压器市场份额的步伐。目前,这些国外品牌已占中国变压器市场的20%-30%,而且市场份额还在不断扩。

 “我们希望从2004年到2007年在华销售额年增长率能达到25%,为此我们计划到2007年将在华投资总额在目前的基础上翻一番。” 世界第三大输变电制造商--法国阿海珐(AREVA)输配电部全球CEO Philippe gulllemot不久前公开表示。

  与此同时,ABB、西门子的有关人士也曾多次表态加快在中国的战略布局。

    外资制造商涉足中国、原材料价格疯涨不止,“价格同盟”远远解决不了变压器行业的真正困境。分析人士认为,今后的竞争主要是大型内资企业与外资企业之间的竞争,众多中小内资企业已无能为力,企业之间强强联合和资产重组将随时发生。大型内资企业必须加速技术改造、调整产品结构,而中高档电子变压器将有极好的投资发展机会。

  看来,未来国内变压器市场的竞争充满了变数,内资企业要想“变”中取胜,仅仅靠“价格同盟”远远是不够的。

  资料:

   2004年变压器行业十强企业 单位:万元

    序号 企业名称 销售总额 收入利润
   1 保定天威保变电气股份有限公司 113311 8029
   2 江苏华鹏变压器有限公司 109347 8901
   3 顺特电气有限公司 101766 8650
    4 青岛青波变压器股份有限公司 101194 7931
   5 西安西电变压器有限责任公司 83454 2736
   6 特变电工沈阳变压器集团有限公司 78058 7672
   7 山东达驰电气股份有限公司 73536 5537
   8 常州变压器厂 71243 6033
   9 杭州钱江电气集团有限公司 66838 4106
   10 特变电工衡阳变压器有限公司 66648 5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