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hg平台 2019-08-18 04:40 的文章

动力电池行业竞争白热化:二三梯队企业“夹缝求生”

  富士康能够走到今天,跟郭台铭对市场每一次机遇的敏感把控有着本质性直接关联。有甚者认为,“富士康就是郭台铭”,它无论从管理模式到运营机制等各方面都渗透着郭台铭性格中的精明、苛刻和细致。

  如今,创业45年的郭台铭终于兑现退休“承诺”卸任鸿海董事长,但囚于转型困境、带着浓重“郭台铭”烙印的富士康在寻变途中又将如何感知未来机遇?

  成于时代的“代工之王”

  从1974年以模具生产起家,到决定生产电脑连接器的1980年代,郭台铭所创立的鸿海一直都还是一家默默无闻的企业。1980年代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因为在70年代末IT市场开始崛起,加上中国大陆改革开放政策的实行,这两大趋势交汇,给了郭台铭无尽的红利。后来郭台铭以富士康的名字注册公司,开始在台湾之外尤其内地大陆开拓市场,并选择从电脑连接器切入PC零部件代工领域,也正式开启了富士康的代工之路。

  说“代工”成就了昔年富士康,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从90年代末将业务扩展至更袖珍的笔记本电脑领域,到2003年-2005年期间以并购为主要方式布局手机代工业务。2004年,还未贴上“苹果代工厂”标签的富士康就已经成为全球第一大代工厂,并在 2005年进入福布斯世界500强,此后排名逐渐递增。

  苹果2007年发布第一代智能手机iPhone,此时的富士康已经跃居福布斯154名,正是意气风发之时,苹果选择富士康代工似乎也在情理之中。在苹果早几代的产品中,郭台铭军事化管理下的富士康以严格标准和交货能力成就了苹果,而苹果严格的出厂标准也让富士康在业界名声大燥。此后经年,iPhone手机的销量逐渐成为能够左右富士康财务数据的存在,甚至这一福祸相依之象至今犹存。

  客观来讲,富士康目前的手机订单一半来自苹果,倒也并非仅代工苹果手机。索尼、摩托罗拉、西门子、诺基亚、戴尔、惠普、思科、IBM、阿尔卡特等很多外界现在或过去熟知的手机数码类产品品牌背后都有富士康代工的身影。不过,时代让代工 电池厂在竞争格局里的核心是自己水平要够硬。电池行业的重点是品质、成本和技术升级,这是行业关注的共性问题,把握好这几个点再绑定整车厂,就有市场机会。

  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前夜,由补贴推动而高速发展的中国动力电池行业也将面临新一轮洗牌。

  6月24日,工信部发布公告称,自6月21日起废止《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下称《规范》),同时废止第一、第二、第三、第四批符合规范条件企业目录。

  “取消电池白名单是新能源重大利好,有利于行业充分竞争,有利于更强的产业链体系建设,有利于国际车企的新能源车型在中国市场投放,也有利于自主品牌降低成本、取得更好的电池资源。”6月25日,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国内动力电池领域将迎来新一轮的竞争。

  随着新能源补贴将在2020年底完全退出,在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战场上关于动力电池的竞争,目前已有的宁德时代和比亚迪的“双寡头”格局将遭到日韩企业的冲击,同时掌握强势话语权的主机厂也在向上游延伸,这让市场空间本就狭小的二三梯队企业,处境更加艰难。

  据高工锂电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今年前5月,动力电池装机量共23.41GWh。-甘俊 摄

  政策导向转为市场导向

  《规范》于2015年3月发布,被业内认为是进入动力电池行业的门槛。《规范》对电池企业的产能和技术水平提出了要求,并强调进入目录的电池企业名单将作为相关政策支持的基础性条件,而“相关政策支持”指向的是新能源汽车补贴。

  随后,工信部在2015年10月和12月、2016年4月和6月先后公布的四批目录,该目录被业内俗称为电池“白名单”。但是,值得注意的,入选的57家企业均为本土企业,而将此前上汽、长安、奇瑞等多家车企使用的松下、三星、LG等日韩电池企业排除在外。

  在白名单公布初期,名单内的动力电池企业被认为与新能源补贴强相关,该目录被认为是给本土电池企业设立保护墙,在新能源汽车“补贴时代”给本土企业提供发展空间,以此推动本土电池技术的进步,追赶国际领先水平。

  在目录公布之后,车企开始寻找本土电池企业作为供应商,日韩电池也暂时退出中国市场。

  “目录发布的时间已经比较久了,这四批表单中符合规范条件的企业中的部分企业已经破产或者已经不存在了。”中关村新型电池技术创新联盟秘书长于清教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多位电池企业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录的取消不会改变行业的发展现状。